Angle

瑟莱|绿林之光-802

连我都看到这里了啊…
想吃肉啊啊啊啊啊啊 表白太太的文风实在太美

什鲤:

这周达成双杀,负罪感使我勤奋orz


 


-802-


莱戈拉斯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又是一年暮春,林地大殿里举办了一次星光盛宴为王子殿下践行。西尔凡精灵们穿行在回旋的步梯间搬运食物与美酒,洞府深处回荡着竖琴与长笛的悠扬旋律。


绿叶森林的精灵子民也收到这次宴会的邀请,因为他们将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见到领主了。


有心观察的精灵会发现这场星光盛宴与以往有着很大不同。除了顶级的食材与酒水,几乎所有受邀前来的精灵都穿着他们一生中最为正式的服装,排着长队从侧门悬桥安静进入,并且提着一盏银锁链吊起来的长明灯。


显然这场盛宴的主办者不是精灵王子,精灵王子讨厌千篇一律,而他的父亲钟爱秩序与制式。


 


“真没想到能在离开前再见到你。”莱戈拉斯给了陶瑞尔一个大大的拥抱。


拥抱这种行为很少出现在精灵的交际礼仪中,但莱戈拉斯与陶瑞尔的关系早已超出“交际”范畴。


“早点回来,别贪玩。”陶瑞尔在莱戈拉斯肩上拍了一下,搁下长明灯,便去酒窖帮助运酒了。


 


星光盛宴开始的时候,林地大殿里上千个精灵一起吟唱了一首伊尔碧绿丝的赞歌。


“这将是我在未来遥远路途上的美好回忆了,”莱戈拉斯坐在瑟兰迪尔身边,给自己和父亲的酒杯里斟满酒,“而且它使我想起小时候的生日舞会,您总是给我您能做到的最好的。”


“或许你的回忆不必飘得那样远。”瑟兰迪尔有意无意提醒着什么。


“噢……维拉啊,我忘记了大事情!”莱戈拉斯一拍脑袋,好像喝醉的人猛然醒酒似的,“五月暮春是特殊的季节,对于您和我。”


七十六年前的今天,他真正意义上得到了那枚白宝石钻戒,很难想象瑟兰迪尔悄悄将它送往自己无名指的样子。


而这对于瑟兰迪尔来说是一份缔约与承诺。他从不是纵容无度的父亲,但在莱戈拉斯需要的时候,他还是从心底某个极为隐秘的地方孕育出爱情。


瑟兰迪尔淡淡看了后知后觉的莱戈拉斯一眼,托起酒杯在儿子杯口碰了一下,算作回应。


而后两人各自把杯中酒液饮尽。


莱戈拉斯看着不远处随着音乐歌舞的精灵,又犹豫地回过头看了父亲一眼。


他想和瑟兰迪尔一起跳一支舞。


然后他告诉自己,还是想想算了。


“Ada,前几天巡视地牢的时候,我叮嘱典狱长不必把咕噜一直锁在黑暗幽深的地牢里,可以每隔几天都带它去林间散散步,并且让它爬到树上休息,”莱戈拉斯正色说道,“我希望您同意这个决定,因为咕噜曾在魔多做仆役,受过许多苦,而我最明白那种被黑暗力量支配的感觉。”


瑟兰迪尔微微点头,几乎在莱戈拉斯话音未落的时候就说,按你说的做。因为用不着莱戈拉斯解释,他也深知这背后的原因。


况且善待一个弱小无害的生物没什么不好,虽然有时候它会暴露低劣本性。


“跟我来酒窖。”又过了一会儿,瑟兰迪尔忽然说。


精灵王说完放下酒杯,站起身就朝那扇隐蔽的偏门去了。


莱戈拉斯愣了一下,也跟上去。


 


“跟过来。”瑟兰迪尔摸出钥匙,打开了酒窖大门。今晚酒窖没有精灵值守,所有护卫都在上层的林地大殿里享受欢乐。


莱戈拉斯走了过去,紧随瑟兰迪尔身后,跨过门槛后转身将大门闭合。


他感到一部分重量突然落在肩上、背上与腰上。瑟兰迪尔从后面紧紧抱住他,紧紧地。莱戈拉斯的胸膛贴在了门板上。


“能听见音乐吗?”瑟兰迪尔的下巴抵在莱戈拉斯肩头,莱戈拉斯的高度刚好能够让他舒适地做出这个动作,“这是一个邀请,”精灵王偏头啄吻莱戈拉斯耳根,“一起跳一支舞。”


“什么都逃不过您的眼睛,”莱戈拉斯笑,“但您这样我们都没法跳的。”


瑟兰迪尔松开怀抱,莱戈拉斯转过身,把手搭在父亲脖颈,另一只手与瑟兰迪尔十指相扣,轻轻交握着。


“从前我是连做梦也不敢想象这样的事的。”莱戈拉斯第一次跳女步,一面说话一面听着音乐留心注意脚下舞步。


瑟兰迪尔露出存疑的表情。


“真的,Ada,从前我只做把您压在身下的梦,”莱戈拉斯说得倒真是一脸认真,“跳舞的梦是从来不做的。”


“那你的梦一定十分精彩了。”瑟兰迪尔抬高手臂,引着莱戈拉斯踩着轻快的舞步转了一小圈。


“您想听听细节吗?”见父亲并不动怒,莱戈拉斯开始得寸进尺。


“你想感受一下‘精灵王子白日宣淫’这件事被人尽皆知的感觉吗?”瑟兰迪尔同样抛出一个诱导式询问。


莱戈拉斯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Ada,您是不会说出去的,对吧?”


瑟兰迪尔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


他们沉默地跳了一会舞,音乐节奏不快,渐渐地两个人就偎在一起,象征性地踩着舞步,偶尔交换一个轻轻浅浅的吮吻。


“Ada,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我便要离开了。只要魔戒从世界上消失,我们就能永远过这样的生活,所有精灵都会有幸福的生活,直到永远,”莱戈拉斯仰头望向父亲,慢慢地说:“那一天您会为我骄傲的。”


瑟兰迪尔低头在儿子眉心亲了一下。


“我只为活着的精灵骄傲,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垂着眼,那些关于死亡的梦境此刻又历历浮现在心头,其实多年来从未离开,“我只为活着的你骄傲。”


莱戈拉斯直到父亲的担忧,但他不能答允什么。


精灵王子微微踮起脚,双臂收紧压低父亲的脖子,带着酒气的吻总是醉人的,他们越吻越深。


他们退到墙角,瑟兰迪尔的手钻进了莱戈拉斯的衣襟,抚摸那里光滑结实的腰肢。


而莱戈拉斯几乎立刻便浑身过电般轻轻颤抖了一下。


“这里不可以……”两个人呼吸越来越粗重的时候,莱戈拉斯挣扎了一下,与瑟兰迪尔分开距离。


精灵王含糊着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再次吻下去。


莱戈拉斯觉得父亲今天一定是喝的有点多了。他混乱地想着。


瑟兰迪尔偏头一遍遍舔咬着莱戈拉斯的下巴、耳朵和脖颈,就像自然界的任何哺乳动物舔舐幼崽。这种与平日里的相处大相径庭的示爱方式充满了野性意味,精灵王最爱儿子的时候,还是回归了本能,用嘴唇和牙齿去触碰。


在莱戈拉斯被渐渐打碎神智的时候,瑟兰迪尔毫无预兆地半跪了下去。


因为紧张,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的动作都停滞了一秒,酒窖里的呼吸声也安静了一下。


而后精灵王抬手,熟练地打开了猎装的皮扣。


反应过来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的时候,莱戈拉斯几乎是想都不想就猛地推远了父亲的额头。


这个动作把两个人都吓到了。


“不……别,我是说……”莱戈拉斯咽了口唾液,错乱的呼吸把说话的节奏都带乱了:“如果你想,我可以帮你做,但是你对我……不可以。”


“为什么?”这种暗含双重标准的推拒让瑟兰迪尔声音中带有一丝不悦。


“不为什么,”莱戈拉斯这才渐渐从慌乱中平复了,他镇静道:“这与想象中不一致。精灵王是不可以对别人跪下去的。”


“你在这种时候记得臣子的礼仪?”瑟兰迪尔愣愣地问。


“我任何时候都记得。”


瑟兰迪尔站起来,眼里情欲散尽,而后慢慢浮现出其他东西。


“你认为性爱是什么?”声音冷冷地。


“是相爱的人做快乐的事。”


瑟兰迪尔噎了一下,没有想到莱戈拉斯回答地这样快。


也更加无法理解莱戈拉斯的言行不一致。


“不要生气,Ada,我只是太爱你了,亲情与爱情无法分开。”莱戈拉斯说得认真。


“这让你感到不适?”瑟兰迪尔还是问,显然他这次认真起来了。


莱戈拉斯摇摇头。


瑟兰迪尔沉默了一会,整理了一下衣服与头发,转身便出去了。


 


“Ada……Ada!”莱戈拉斯小跑着追了出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他站在原地足足呆了十几秒。


瑟兰迪尔没有等他,直到莱戈拉斯追上父亲,两人并排在空荡荡的夜间长廊里行走。


即便这时,莱戈拉斯还是习惯性地行走在父亲右后半步的位置。


“Ada,您误会什么了,”莱戈拉斯急匆匆地说,“我很肯定我非常爱您。”


“我也爱你,莱戈拉斯。”瑟兰迪尔面无表情地说。


“您再也不碰我了吗?”这句话在莱戈拉斯心里憋了好久,以至于说出口时声音都微微变了调,“您又讨厌我了吗?”


瑟兰迪尔忽地站住了,他转头,直直地盯着莱戈拉斯,“又?”


莱戈拉斯不知如何作答。能言善道的精灵王子望着父亲沉默了。


“是什么给了你这种错觉——我经常讨厌你?”瑟兰迪尔一字一顿,“今晚讲清楚。”


莱戈拉斯的沉默一分一秒地耗尽了父亲的耐心。


“你没有被爱护着长大吗?”


莱戈拉斯摇头。他不缺爱,至少不缺父亲的那一份,无论那是以怎样的方式表达,现在的他都懂。


“你长大后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吗?”


还是摇头。


“你对爱情很疑惑吗?”


莱戈拉斯想要摇头,却犹豫了。


莱戈拉斯不明白他的父亲为何在七十年前突然接受他,或许,或许那只是因为,不想再失去他了。


疑惑让他不能全情投入。疑惑让他时刻保持清醒。


就好像“爱情”这样东西是借来的,他小心翼翼守护着,却总有归还的时候。


“您真的爱我吗?”莱戈拉斯问。重音不在“爱”,而是“我”。


“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事都需要反复思考才能得出一个看似正确的结论,”精灵王静了片刻,道:“但有一样永远不需要怀疑,那就是你父亲爱你,而且永远不骗你。”


不欺骗,不虚伪。


他给莱戈拉斯的是最真挚的爱。如果爱情注定是生命中最无法忽视的一部分,那么他希望这来之不易的爱情纯粹、完整。


只是彼此的思想相互吸引,而身体本能地渴望接近。


 


一百多个半兽人在这一夜突袭密林的消息由费伦带来,精灵王匆匆回到正殿布置军力,精灵王子带队清剿。


星光盛宴也被迫终止。


最终入侵的半兽人有三分之二死在精灵的箭矢与长矛下,剩下三分之一趁乱逃跑。


它们带走了咕噜。


莱戈拉斯回到林地大殿的时候,天已拂晓。他脸上沾着血污,表情凝重。


“我很抱歉,陛下,”他在一众护卫队士兵前向父亲低头致歉,“咕噜逃跑和我不无关系。”


瑟兰迪尔只是沉默。


“天亮了。”良久,精灵王视线上移,头顶一束日光倾落在鹿角王座上,那一刻莱戈拉斯觉得父亲看向自己的眼神苍老。


“你该离开了,莱戈拉斯。”瑟兰迪尔负手站在这大殿最高处。最后一刻,他无心纠结那些是非对错,他只知道,自己的儿子就要踏出这寂寂丛林,朝更广阔的天地去了。


“Ada……”


平生第一次地,莱戈拉斯当众这样叫自己的父亲。


“瓦尔妲指引你的路途……”瑟兰迪尔以昆雅语缓缓说道。


“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必呼唤她的名。”莱戈拉斯轻声念下去。


 


大约两个小时后,精灵王子一身轻便猎装,在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时辰,独自骑着白马沿精灵小道去了。


瑟兰迪尔说离开的时候不必再来道别。


 


tbc>>


又是一个急刹车,很抱歉,因为“灵肉合一”这种戏码我觉得一篇文里出现一次就好【乖巧脸

啊啊啊啊啊

Argue争吵:

貌似发链接会被吞…那就用图片吧qwq经过两个月的周转我的个人画册现货终于开售了!只要保存图片然后用手淘扫二维码即可!